突发!宝马奔驰“暂停”自动驾驶合作

全球汽车业巨头正在为当下的“生存危机”做出临时战略调整。

近日,有消息称,德国豪华汽车巨头宝马和奔驰正式决定放弃联合开发自动驾驶汽车的计划。距离去年7月双方达成“合作”协议仅仅过去不到一年时间。
据两家公司对外披露的信息显示,在做出“放弃”计划之前,两家公司进行了内部的多轮审查,达成了“一致意见”,将专注于各自现有的发展道路。
不过,两家公司都强调,不排除可能会在恢复合作。目前可以明确的是:“暂时搁置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开发合作”。
实际上,在去年双方达成合作协议之前,两家公司并没有就未来技术路线图与现有各自合作的供应商进行详细的讨论。
如今,戴姆勒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经过广泛审查——双方得出结论,鉴于创建共享技术平台所涉及的费用,以及目前的商业和经济状况,目前的时机并不适合继续推进合作”。
宝马董事会成员、负责技术开发的Klaus Frohlich表示,我们已经与英特尔、Mobileye、FCA和Ansys等合作伙伴系统地进一步开发了我们的技术和可扩展的平台。
他强调,公司现有的技术已经提供了非常强大的、可持续发展的潜力。凭借强大的传感器和计算能力,强大的模块化系统已经在市场处于非常有利的地位,可以为客户提供未来数年需要的东西。
而负责戴姆勒集团研发工作的马库斯•谢弗(Markus Schafer)表示,“为了应对快速变化的环境带来的未来挑战,我们目前还在与汽车行业以外的合作伙伴探讨其他可能性。”
一、理想丰满、现实残酷
由于关键技术(电动化、智能网联)的巨额开发成本,过去几年,传统汽车制造商都在寻求展开合作。在这些关键技术上,它们面临着来自科技巨头的竞争。
宝马和戴姆勒此前的合作,是在2015年收购诺基亚旗下地图公司HERE。而2018年,双方更进一步,合并了他们的分时租赁业务,并寻求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
去年7月,双方的关系再进一步。
宝马和戴姆勒宣布,已达成长期发展伙伴关系,开发高度自动化驾驶功能,包括高速公路自动驾驶和自主泊车等功能。同时,非排他性合作对其他汽车制造商和技术合作伙伴开放。
双方的合作预计整合双方大约1200名技术人员联手开发自动驾驶技术,目标是在2024年将该技术量产搭载至各自品牌的新车上。
合作的另一个重点是,双方将成立技术标准委员会,挑选ADAS和自动驾驶技术的潜在供应商伙伴加入。
戴姆勒前首席执行官蔡澈曾表示,标准,是一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必须有人对技术进行标准化,监管也会随之而来。
然而,2个月之后的2019年9月,宝马和戴姆勒的合资公司之一,ReachNow联合移动服务部门主管被曝出已经辞职,原因是其认为该业务的投资额不足(宝马、戴姆勒没有按照预期计划推进)。
此前,宝马和戴姆勒曾承诺将投资超过10亿欧元资金,成立5家合资企业,打造5个不同领域的服务品牌,ReachNow是其中的一个。
这也给双方在自动驾驶方面的合作前景蒙上一层阴影。
此时,在经历了2017年、2018年的投资高峰期之后,整个市场在2019年下半年出现了风向逆转。尽管一些头部公司的超亿元融资仍在发生,但投资者对市场的走向,已经产生分歧。
大多数人(尤其是汽车行业)认为,自动驾驶汽车是长期的投资。在技术、法规和量产等多个方面,无数的挑战呈现在企业面前。
同时,成本、业绩压力不断“折磨”宝马和戴姆勒新上任的CEO。毕竟,双方的合作,是两位前任CEO的“结晶”。
在去年9月底向戴姆勒董事会提交的一份报告中,公司CEO康林松表示,他希望削减对初创公司的投资,减少在自动驾驶研发上的支出,并放弃打造全新纯电动旗舰车型EQS的自动驾驶计划。
更为微妙的是,随后宝马CEO对外表态,指望凭借全新的产品阵容和更高的效率来与竞争对手奔驰一较高下,因为市场需求的减弱挤压了整个行业的利润。
自动驾驶还不能为汽车制造商带来盈利能力的前提下,股东们关注的重点是他们的月度新车销售业绩与竞争对手相比如何、以及持续的盈利能力。
二、降本、裁员、疫情,轮番袭来
很快,裁员潮开始在汽车行业蔓延。
2019年11月,戴姆勒宣布,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减1100个管理层职位,约占其管理层总数的10%。此次裁员是公司全面削减成本计划的一部分,而基层裁员计划,也在推进之中。
数天之后,宝马公司披露,正与劳工代表和主要供应商进行谈判,以争取在2022年之前节省120亿欧元(约合132.6亿美元)的成本。
同时,宝马被曝出计划到2022年在德国裁员6000人,作为其成本节约措施的一部分。此外,宝马研发主管Klaus Froehlich预计将于2020年夏季离职。
随后,奥迪也传出正与劳资委员会谈判计划裁撤4,000-5,000个职位,占该公司在德国6.1万多名员工的7-8%。
实际上,过去几年,戴姆勒、奥迪以及宝马等传统豪华品牌也面临着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的压力,其中最大的对手就是特斯拉。
在电动汽车、共享出行以及Robotaxi等新商业模式的盈利能力存在诸多的不确定性的情况下,汽车制造商过去几年斥巨资涉足各种风险投资,以找出哪些技术和业务能够赚钱。
其结果是,技术资本支出大幅增长,而且仍居高不下,而预期回报迟迟没有得到兑现。比如,梅赛德斯-奔驰品牌的利润率从上一年的6.3%降至6%,同时预测,可能降低至3%。
现实是残酷。这些传统汽车制造商既要保持原有的利润率,又要加大技术研发投入以抗衡汽车行业新进入者,这意味着他们是背着包袱前行。
很快,戴姆勒CEO康林松打起来“退堂鼓”,其公开披露公司内部围绕自动驾驶出租车(Robotaxi)的“核查”正在进行。“并不完全确定如何从自动驾驶汽车的生态系统中获利。”
戴姆勒的工程团队发现,开发自动驾驶汽车比预期更具挑战性。同时,康林松承认在未来Robotaxi盈利潜力受到质疑的情况下,让它们变得安全比最初想象的要难得多。
“汽车行业是无情的周期性行业。”一位行业人士表示,在经济低迷时期,你可以很快消耗掉现金。你总是知道有一个下降周期,但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
由于成本高、技术复杂,完全自动驾驶汽车距离大众市场量产还有很多年,汽车制造商对更多半自动驾驶功能的需求正在飙升。
但坏消息仍然不断爆出。
2019年,奔驰、奥迪和宝马三家豪华品牌的新车销量继续创下纪录,但这些他们的利润率越来越低,在美国和其他地区的市场份额也在下降。
“未来几年将是一段相当艰难的时期。”康林松表示。
果不其然,2020年初,奔驰宣布,暂停研发和推出一款针对乘用车的全自动驾驶解决方案。戴姆勒集团则将专注于为其长途卡车车队开发驾驶辅助及自动驾驶技术。
很快,宝马再次传来噩耗。
知情人士披露,宝马公司可能会向部分员工提供更多额外激励措施,以说服他们离开公司,并帮助公司实现裁员5000人的目标。
此时,全球疫情已经开始出现爆发态势,工厂关闭、需求停滞、经济疲软等等不利因素,让汽车制造商更是疲于奔命,已经无暇顾及联盟合作前景。
行业一眼望去,已经是人人自危。
三、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
对于汽车制造商来说,“卖更多的车”仍是短期内的当务之急。对于自动驾驶公司来说,则是“勒紧裤腰带”活下去。
Waymo供应链运营主管帕特里克·卡达里乌(Patrick Cadariu)近日表示,“我们继续扩大技术和业务规模的方式,将是渐进的、安全的、深思熟虑的。”
而在技术方面,该公司尚未解决恶劣天气下无人驾驶汽车的难题。Cadariu透露,Waymo在底特律地区有一个团队负责处理雪和湿路场景,而在佛罗里达和旧金山的其他团队则负责处理暴雨和大雾场景。
Waymo首席执行官John Krafcik近日更是公开表示,“无处不在的日子还很遥远,我们需要准备一个非常渐进的战略,即在地理上逐点扩展业务。它(Robotaxi)不会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有效。”
作为美国硅谷的自动驾驶激进派代表,Uber曾承诺将引领一场自动驾驶革命,同时还要普及飞行汽车。但在疫情重创其叫车业务后,该公司第一轮削减了3000个工作岗位,搁置无关的项目,并关闭数十个办公室。
较早之前,通用汽车旗下的自动驾驶公司Cruise已经宣布将裁员约8%。疫情的持续发酵,也正在加速科技公司在利润减少的情况下重新审视它们的优先事项。
几年前,当Uber前CEO向自动驾驶投入数十亿美元时,改变世界的技术突破似乎即将到来。但突然之间,这项前沿技术的投入,似乎不是最明智的选择,至少在短期内是这样。
当然,Robotaxi并不会就此宣告停滞。包括Waymo、Mobileye在内的企业,因为背靠“金主”,仍在加速推动商业化落地进程。
而传统汽车制造商考虑到整车业务的竞争压力,已经陆续开始重新审视Robotaxi业务的投入和回报。毕竟,这些车企的利润率远低于互联网和芯片公司。
随着技术的不断成熟,我们将在未来几年内看到小规模的部署,同时在封闭及半封闭场景,类似货运的自动驾驶落地将会加快步伐。
汽车制造商则已经把注意力转向推出面向私人乘用车市场的L2+、L3、L4(限定场景,比如高速公路)自动驾驶功能落地,这是他们的主要利润来源。
疫情的不确定性,导致全球科技和汽车公司在2020年实现无人驾驶汽车商业化的目标已经被推迟,相关技术的商业化落地将比预期的时间更长,疫情也加大了实现这一目标的难度。
“对身处自动驾驶行业的每个人来说,这都是一个艰难的时刻。”Argo AI首席执行官Bryan Salesky坦言。
这家公司此前已经拿到了福特公司10亿美元和大众汽车公司10亿美元的现金支持,还有奥迪AID自动驾驶部门的200多人研发团队。
然而,对于自动驾驶技术研发来说,10亿美金只够烧一年时间。此前,包括Waymo、Cruise在内的多家公司基本上都在以每年10亿美元的投入规模砸钱。
此外,许多自动驾驶初创公司没有实质性收入,运营成本也异常高。一些自动驾驶汽车初创公司已经破产,一些正在等待出售。大多数公司选择裁员来渡过难关。很多公司则在观望等待。
很明显,这项技术还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准备就绪。跨越安全障碍所需的时间要比预期的长得多。在未来几个月,一些资金充裕的公司可以利用已经到手的资金安全“过冬”。其他人就没那么幸运了。
事实上,无论是沃尔沃和Veoneer的合资公司解散,还是宝马与奔驰暂停自动驾驶合作,现实已经摆在眼前:只有活下去,才有“资本”继续把自动驾驶故事讲下去。(作者:高工智能汽车)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