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EV10|专访张祺:电动汽车行业的春天总会来的

12月16日,由全球新能源汽车大会官方机构主办,第一电动网承办、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华西证券支持的第十届全球新能源汽车大会(GNEV10)在北京举行。
大会的主题是“重新定义汽车:伟大的船长”。合众公司智能座舱研究院院长张祺参加了当日上午“穿越风暴”的主论坛。大会间隙,张祺接受了第一电动网和其他媒体的访问。他表示,自动驾驶从第二阶段走向第三阶段,三到五年应该能看到比较显著的变化。
1576628686263432.jpg
以下为访谈实录,在不改变张祺意愿的条件下,第一电动网做了部分删改。
媒体:您之前说造车不是为了炫技术,而是看消费者是否喜欢。今年广州车展最新面世的哪吒U这款车上,有哪些消费者喜欢的点?
张祺:这次广州车展,我们把哪吒U量产版正式公布了,上面有很多智能化的点,消费者很感兴趣、很喜欢。比如“透明”A柱,直击很多用户的痛点,开车过程中的盲区问题还挺危险的。
除了安全板块,很多年轻朋友喜欢用抖音。我们第一个在车企里得到抖音官方支持,跟他们合作开发了横屏版的抖音,看起来消费者都还挺感兴趣的。
还包括一些比较实用的功能,比如车和家怎样联动。当你离开家的时候,快要接近家的时候,这样的场景不需要跟汽车或者手机说我已经离开家或者快到家了,通过智能化技术,它们自己可以感知到。比如离家的时候,可以让扫地机器人开始工作,快回家的时候,计算好时间,把空调甚至可以把电饭煲之类的电器提前打开等等。我们听下来,发现消费者觉得挺实用、挺喜欢的。    
媒体:华为推出了智能座舱战略,阿基米德计划和他们还是有吻合的,未来肯定还会有更多车企或者互联网企业、科技企业进入这个市场,您觉得是机遇还是挑战?
张祺:总体而言机遇更大。新能源汽车盘子宏观层面有一些波动,总体积极向上。在这样的积极向上、总体往前走的行业里,细分市场相对传统燃油车而言,占比应该是越来越大的。所以整个市场上,我们的发展空间更加向好。
这样的背景下,华为这样的科技类企业进入,对于行业智能化板块的从业人员而言是好事情,有更多科技类企业加入进来,反而把这个事情做得更大,给消费者带来更多好的产品,并且影响到他们,让更多消费者愿意为这种新产品门类买单。
当然,肯定也会有某些细分领域的合作,前不久我们也和华为做了一些沟通,探讨怎样把5G这种先进通讯技术和车,特别是跟智能网联车做很好的结合,产生一些新的功能和场景,这块我们也是在紧密关注过程中。
媒体:之前张勇总说,明年哪吒汽车要进入造车新势力前三位,您在智能座舱或者产品方面,怎样来实现这个目标?
张祺:站在公司角度,张总提出这样的目标,其实是有很多具体板块支撑的。我是属于研发板块的,哪吒汽车在智能化方面的重视程度是非常高的,除了刚刚提的几个点,我们更多的还是在智能座舱,智能驾驶、三电系统方面发力。比如明年L2+级自动驾驶功能会陆续加载在哪吒U车型上。三电系统有一些自主研发的域控制器,包括恒温电池管理系统,也在这个车里得到综合体现。
除了研发之外,营销体系上公司也有所布局。比如哪吒云海计划,有哪吒的中心店和小店,包括支撑这些中心店和哪吒小店营销体系的线上SaaS系统也在紧密打造过程中。
媒体:请介绍一下你们的自动驾驶技术和智能座舱功能。
张褀:在广州车展,我们把先前的支点系统升级为2.0智点系统。自动驾驶方面,从陪驾司机再到代驾司机、专属司机是分三步走的。
第一步就是陪驾司机,一辆车如果有一个教练在你旁边,当你犯一些小错误的时候,他能及时纠正、提醒,这就是一个陪驾司机的概念,智能驾驶比较初级的阶段。
再往后,有限场景下,比如高速公路、低速拥堵路况,通过自动驾驶功能,可以取代你,短时间不用完全focus在驾驶方向盘、刹车和油/电门上,这个功能就是代驾司机。
自动驾驶的发展,L4级或者L5级,就是专属司机,好像前面有一个司机帮您开车,乘客更多的是在后面,基本上是完全不用关注驾驶,可以关注自己的工作或者生活,。
类似的,智能座舱方面,我们的2.0系统也是分几步走,从出行工具到出行伙伴再到第三空间。
出行工具更多的是目前行业主流的座舱情况,车的主要属性还是移动工具。我们认为这样的产品是不够的,缺少和人的互通,所以这次我们比较突出情感科技,通过科技力量让这个产品更加有温度,变成一个出行伙伴。
再往后,智能驾驶、5G、区块链和人工智能技术越来越成熟,驾驶员精力被更多释放出来,现在百分之八九十精力都是在保持安全驾驶。
被释放出来的时间和精力完全可以用来做一些更加有效率、有意义的事情,他可以在车里开会、看电影,可以在车里打游戏,甚至还可以在车里健身,享受一些医疗上的服务等等。提供这些服务的载体,我们会把它归为第三阶段,第三空间。
媒体:自动驾驶我们比较关心成本,更高级别的自动驾驶会用激光雷达,不仅成本高,而且寿命短,两年左右就要换新的。现在我们是怎样的解决方案,未来是怎样的解决方案?
张褀:您提到非常现实的一个问题,对于整个行业而言,自动驾驶在传感器方面,目前成本确实不低。我们认为,首先整个行业往前走,随着量的拉升、供应链的成熟,综合成本已经在下降了。
类似的,雷达也是这样,也会继续往下走的,整个产业链会越来越成熟,越来越可负担得起。
另外,消费者角度,消费者愿意为好的产品买单。今天北汽徐和谊董事长谈到无智能不手机,这个例子非常有启发。现在摆在你面前一台手机,不是智能手机,是传统手机,三百块钱,你买吗?我相信不仅你不会买,农村地区的老头老太太都不会买,虽然便宜但是这个品类已经被淘汰掉了,已经换上智能手机了。
智能车也是这样的,已经进入到这样一个拐点时代,再往后,类似于三百块钱的便宜车还有人买吗?他也不买了,他愿意为一些智能化功能和体验付出更多,得到更好的体验。
消费者需求也好,购买力也好,随着社会发展,也是稳步升级的,所以一方面产业链在成熟、降本,另一方面消费者需求在升级,购买力在增强,我相信这两个都往对方去靠一靠的话,这样的结合点会越来越早、越来越快地达到。    
媒体:您提到第二阶段到第三阶段,随着5G发展,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张褀:第二阶段到第三阶段的发展,我觉得应该是逐步的,不是0和1的关系,而是逐渐加载更多智能化座舱功能。当智能驾驶越来越成熟之后,驾驶员有很多精力能够被释放出来,这和产业链里很多关键技术有一定依赖关系,比如5G。5G在车里的很多应用,其中有一个是V to X,一旦本身比较成熟,对驾驶员的精力有很好的释放。这样一个技术成熟之后,用户的时间被节省下来,可以花在有意义的事情上,比如高清视频甚至增强现实应用,这和5G本身也是强关联的。
如果说时间,三五年应该能看到一个比较显著的变化。
媒体:刚才您介绍了很多哪吒汽车取得的成绩,未来有没有一些挑战?
张褀:挑战肯定是有的,毕竟哪吒汽车还是在行业里,整个行业今年我们已经感受到挑战,大的经济环境存在一些不确定性,贸易战的影响其实还在持续。
还有行业销量,新能源和去年相比,预计今年全年持平甚至还有一点回落,包括国家政策补贴方面退坡速度很快,这些对我们都是蛮大的挑战。但是,面对这样的挑战,我们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储好粮过冬,春天总会来的。
媒体:最后问一个关于您个人的问题,您最早做卡罗拉,后来又加入了Tom Tom,您说每个阶段都有所收获。在哪吒汽车的这两年的时间里,和以前相比最大收获是什么?
张褀:我最早是在德尔福,当然我是做了卡罗拉这个车型的项目,在一级零部件供应商。这是比较纯粹的美式外企氛围,什么事情都是中规中矩、流程化,有很多check list,刚毕业的时候去做,我觉得条条框框还是挺多的。Tom Tom是比较重视用户感知的荷兰外企,在创新板块方面还是有一些很不错的地方。
如果非要总结来哪吒汽车的接近两年时间,我觉得最大的收获还是积累了解决问题的创造性方法和实践经验。
首先,在智能座舱板块里,我们几乎是从零开始建设这样一个团队。一些专业大拿级人才加入到一个新兴团队,开始没那么容易的,毕竟两年前哪吒汽车可能还不像现在,那时候更加低调,对企业本身认识还不是很深。还没有量产车的情况下,别人为什么愿意抛弃在外企也好,传统国企也好的丰厚待遇保障,和你一起做这个事呢?我们还是有很多办法,最后把大家聚集在一起。这里聚集了各个细分行业的专家,有在系统架构方面、软件算法方面、云平台、云计算方面、项目管理、生态开发方面的人才,目前这个团队已经比较成熟,这是第一块,就是如何从零开始招募这样一个团队。
第二,在资源使用方面还是挺考验我们的,在新势力企业大家都还挺强调创新的,智能车,电池行业里有很多通用解决方案,智能化方面没有标准答案,大家在这个过程中怎么样让自己的技术通过差异化功能场景展现出来,以及怎样真正把一分钱当一毛钱甚至一块钱花,真正用共同的vision撬动行业资源,一起携手并进探索新的板块,我们在过去两年中也是小有体会的。
举个例子,说到抖音,抖音现在体量非常大,资金规模也很大,在我们之前,很多家企业跟抖音谈,想把抖音官方正版集成在他们的车里,不乏欧洲一些豪华车,但是抖音没有跟他们合作,反而我们这个团队跟它谈的时候,最终促成了这个合作并且落地到我们的车里。这里还是有很多关于未来产品的想法,关于共同梦想的沟通,我相信也花了一些精力,最后结果也是不错的。
所以不管在人才储备方面、低成本创新方面、跨界合作方面,肯定会有很多以前不常见的困难,这个行业变化也比较快,个人体会就是,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在激烈的竞争环境当中,如何沉着冷静看待这个问题,想到一些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这是在过去两年当中对我本人考验比较大,也是小有体会的一件事情。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