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载远程诊断,不能“缺诊少断”「GGAI视角」

到2022年,全球主要市场的新车都将搭载4G或5G连接服务,包括提供远程诊断、超视距安全警示(C-V2X)和空中更新等功能。

通用汽车和大陆集团、安波福等供应商正在做的,是重新开始设计汽车的电气系统。将所有功能的软件整合到几个功能更强大的域控制ECU上,然后简化连接这些ECU的线路。

凯迪拉克CT5的推出就是新一代汽车电子电气架构中的第一款,采用了重新设计的电气结构,通用汽车将其命名为Global B,并计划到2023年将其大部分车型进行更换。

今天,CT5的计算系统每小时可以处理多达4.5TB数据,是现有系统的五倍多。其他一些汽车制造商和供应商一起也在研发更快、更简单、更强大的电力系统。

大陆集团就是一家正在向汽车制造商交付其下一代交钥匙电气系统,计划明年量产。“线束仍然是可靠性和耐久性问题的一个风险因素,这是可能会磨损的东西之一,尤其是随着这些车辆老化。”

由于电线的减少,事故引起的电气问题也应该更容易解决。而接下来要做的,只需要面对几个域ECU就可以了,而且大幅降低修复时间成本。

新电气系统的另一个特点就是空中更新(OTA),汽车制造商可以通过远程操作完成应用程序或操作系统更新、漏洞修复等等工作。

5.JPG

智能汽车时代来临,更多的关注点集中在汽车的智能化,但对于汽车相关的服务涉及较少。

比如,许多OEM推出了全时在线的汽车,用户可以通过手机查看车辆的状态,包括但不限于车辆的位置、开关状态、油耗等信息,以及车辆相关的车险、车辆零部件使用情况等等。

这些信息对于用户而言,目前仅起到提示的作用,还不能发挥更多的价值。比如丰富的生活服务、消费娱乐体验,车辆每年需要完成的保养、零部件维修等等,也难通过智能化的车辆实现。

智能车和消费端的服务没有联通,原因就在于二者之间没有真正搭建起简化用户获取服务的桥梁。服务体系的搭建,不仅仅是汽车一端智能化就能实现,还需要有服务端的同步更新升级。

6.JPG

近日,元征科技发布了SmartLink元征超级远程诊断和X-431 ADS1汽车诊断学习机。对于消费者而言,可能不明所以,但对于汽车的故障诊断、维修而言,大有裨益。

元征科技1993年在深圳创建,2002年在香港H股上市,2003年推出汽车诊断设备X-431,2011年成功转香港主板。

元征科技以研发汽车诊断设备起家,如今已覆盖综合汽诊设备、汽保设备、举升机、车联网等多个领域,其中综合汽诊设备和举升机在行业领先。在大数据方面,截止到2018年,元征汽诊设备技师注册人数已达39万,预计2019年汽车诊断报告数可达4.5亿,汽车诊断报告覆盖车辆数达到4000万。

众所周知,汽车正在慢慢变的智能化,其基础是机械式部件被越来越多的电子器件取代,车辆的操控由一个又一个的ECU处理。当汽车发生故障时,能为其诊断把脉的也只有懂得这套复杂系统的“工程师”才能处理。

也因此,越来越多的软件诊断工具被研发推出,服务汽车的完整生命周期。

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常见的就是远程诊断终端,通过OBD可以获取车辆的信息,作为对车辆的参考,但并不能作为满意的行车、养车指南。

因为,对车辆最终的确诊、维修、保养,线上无法实现,以目前的技术条件和汽车后端服务市场,也无法做到。

超级远程诊断维修端无需诊断设备,只需要一台超级远程诊断盒C头(SmartLink C)连接网络和车辆,即可在“元征超级远程诊断”服务号发布车辆远程诊断需求,服务端B头(SmartLink B)的技术人员则配合专业的诊断设备为维修端提供与之匹配的汽车诊断服务。

由于服务端支持原厂诊断设备、元征X-431诊断设备、甚至是第三方品牌诊断设备,或者直接利用原厂软件进行远程诊断服务,因此维修端的诊断功能完全不受地域、设备、车型、故障的限制。

远程诊断系统脱离了距离、地域的限制,让车辆可以通过远程在线诊断疑难杂症,同时能够生成可追溯的车辆维修报告,对车辆的运维提供参考依据。在上个车联网时代,远程诊断曾成为行业的热门,但囿于技术条件的不成熟,以及现实环境的复杂性,远程诊断并未成为一个真正便利车主的服务和产品。

其痛点在于,车载终端设备对于故障的检测排除得不到保障,远程维修又缺乏实际工具支持,车主并不能享受到一体化的远程“诊”“断”服务。

随着智能网联汽车的时代来临,车端智能化加速,车辆有了具备更高智能的基础,同时随着5G的高速发展,让远程在线服务成为了可能。

车端诊断能力的提升,远程诊断维护服务的出现,将会进一步加速用户对于远程诊断的体验提升。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